您的位置
侯卓信息门户网>社会>揭秘国庆联欢烟花表演细节:70根“光柱”架设在车上开到燃放点

揭秘国庆联欢烟花表演细节:70根“光柱”架设在车上开到燃放点

10月1日晚,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聚会。其中,各种形式的烟花表演与雄伟的音乐交织在一起,与地面的光影交织在一起,以夜空为屏幕,描绘出一幅令人震惊的繁荣时代的画面。

来自杜南的记者了解到,是湖南、江西、河北等地的多家烟花生产和燃放企业为历时约20分钟的“烟花汇演”提供了产品。许多特效烟花是这些中国企业根据联欢活动的要求专门开发的。其中,70束作为开场烟花的“光柱”来自江西丽都烟花集团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专营海外业务的烟花公司。它还承担了包括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和杭州g20峰会在内的主要放电任务。这是它第四次作为首都国庆庆典的烟花供应商。

这一次,为了实现联欢活动烟花总设计师蔡国强的“光柱”理念,公司在长安街70个燃放点组装了1680枚特制虎尾烟花弹,分两轮发射,确保每次发射直射,发射过程高度准确,与停滞一致。同时,他们还承担了在整个活动中燃放高空烟花和空心烟花的任务。

10月5日,杜丽烟花集团董事长邓玉群在杜南告诉记者,从今年1月开始,他就参加了当天晚上就在现场的国庆烟花汇演的筹备工作。“当我看到成千上万的烟花被我们精确地燃放并完美地绽放时,我感到非常兴奋和自豪。整个活动结束后,我心中的大石头被放下,我感到累了。我很高兴我们的1000多名员工在过去九个月的努力得到了认可。”

震惊世界的“火树银花”背后有许多未知的细节,如何控制放线精度,实现安全、环保、高效。杜丽烟花对外关系部经理桂俊顺在杜南向记者详细介绍了筹备过程。故事背后是中国烟花产业从传统的“小作坊”向大型现代生产集团的历史性飞跃。

[对话]

“光柱”特效炸弹的试制赢得了组委会的青睐。

杜南:70根“灯柱”最初是烟花设计师蔡国强的艺术创作。如何将它们变成现实?

归团顺:我们使用虎尾特效炸弹。每个“灯柱”由12根关虎尾烟花组成。传统的虎尾烟花炸弹(Tiger Tail Fireworks Bomb)升空后,随着燃烧和上升,重量会变得越来越轻,在气流的影响下会越来越容易漂移。它看起来像一条弯曲的老虎尾巴,因此得名。我们认为这种特效炸弹也可以直接飞上去,达到“光柱”的效果,所以我们将从它的发展开始。

开发过程并不容易。普通的虎尾特效炸弹只能上升100米,这次“光柱”将达到300米。我们尝试了许多方法,例如制作圆柱壳,甚至挖空中心和制作空心壳。测试结果不是很好。击中天空后,要么是碎花,要么是“钩子”。最后,经过演示,我们决定回到原来的球壳模型。

我们组的技术工程师小卫龙自己做的。他必须每天贴一层药,持续20天左右,才能制造出虎尾特效炸弹。4月下旬,我们做了一次放电测试,结果非常好。5月8日,组委会专门来到江西、湖南等地考察各供应商试产的“光柱”效果。在这次演出中,我公司清晰展示了“光柱”的所有特点,被公认为“光柱”的特效供应商。

1994年、1999年和2009年国庆庆祝活动中,我公司参加了烟花汇演,效果稳定、扎实。在我们展示了我们制造“光柱特效”的能力之后,其他放电任务也将随之而来。

杜南:从成功的试生产到大规模生产,这是另一个困难。如何解决它?

桂俊顺:对我们来说,实现“光柱效应”后,技术难度不是很高。然而,由于本次聚会活动中使用的所有高空烟花也是我们生产的,因此最大的压力是确保这些烟花不被忽视,并能完全燃放。从原材料的采购、生产环节的检验、成品的提取,到包装、运输、安装等环节的控制,都必须严格执行。

在生产过程中,我们会尽量每天出发,以确保每批都是安全合格的。与此同时,在烟花爆竹的制作过程中,各级质量监督单位和专业协会对我们进行了大量的系统测试,对38种不同品种和大小的烟花爆竹产品进行了抽样,测试了393批。

这次聚会共燃放了约47,000枚烟花。最终运往北京的货物约为20,000件,包括正式卸货、演习和备件。

车队护送了20,000多支烟花到北京

杜南:从江西到北京怎么会有这么多烟花?

桂俊顺:我们有一支专业的烟花运输车队,这次我们有来自其他地区的重新整合的车辆。安保部门的车辆也进行了重组,以护送所有供应商的烟花到北京。这个运输过程还需要高水平的司机,他们必须以恒定的速度驾驶,以确保烟花产品不受湍流的影响。烟花在九月中旬到达北京。

杜南:70个“灯柱”将安装在70个不同的排放点。它是什么时候完成的?

桂图顺:因为游行会在集合当天早上在同一个地方举行,而且“灯柱”的位置太长,所以游行结束后我们不能进入长安街安装,为时已晚。因此,经过仔细研究,我们决定不把烟花专用发射器放在地上,而是把它安装在车上。届时,70辆能够承受烟花反冲力的车辆将直接进入“光柱效应”的70个位置。

其中之一。为了配合其他单位在天安门广场前几个重要卸货位置的表现,我们直到活动当天17: 00才正式进入现场,我们必须在3小时内完美正确地竖立起来。这对于大多数烟花公司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根据过去的经验,在天安门广场前设置这样一个大型的展示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

因此,对于3小时的行动,我们至少提前两个月在江西工厂排练了无数次,在9月下旬的预放电中现场排练:如何提前组装好炮管,安装在独轮车上,快速用独轮车将炮管和炮架推到指定的位置,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电子点火器的接线和检查……到10月1日,我们已经熟练到不能再熟练了。此外,因为晚上的聚会上有太多的表演者,他们不得不进进出出,我们不得不与他们合作,并做了太多的练习。

杜南:这次出院你派了多少人?

贵团顺:我公司有数百人来到北京联欢活动现场,其中大部分是安装人员和一些后勤人员。如果我们想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好这件事,我们只能量化操作者。所有照明设备的安装都是由我们专业的照明人员完成的,但这次70根“灯柱”是在军官和士兵的帮助下被引爆的。

在聚会活动当天,排放设施的微调仍在进行中。

杜南:作为国庆庆典的烟花生产单位,你能谈谈变化吗?

桂图顺:1994年国庆节(新中国成立45周年),根本没有电子照明设备。基本上,保险丝是手动点燃的。点燃后,烟花被装入枪管并直接发射。很难控制整洁的程度,受伤的风险很高。所以在那个时候,焰火表演基本上是放在整个国庆晚会的末尾,一两分钟后就结束了。

到了1999年国庆节(新中国成立50周年),我们开始引进电子点火设备。我们可以在更安全的地方操作它,而不是派人直接点燃桶旁边的火。组委会对焰火表演提出了新的要求,希望能有更多的艺术性和观赏性。我们把音乐和烟花结合起来,开创了我国烟花表演和音乐结合的先例。然而,当时没有计算机编程软件。我们听了音乐的节奏,按照导演的指示开始了。这基本上是手工操作。

到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中国取得了进一步的进步。计算机编程软件已经开始出现。音乐可以导入软件。在软件中,为每个点火点设置时间,并将指令直接发送给电子点火器。整个表演的节奏更加准确。

在过去的十年里,包括我们的李杜烟花,许多国内烟花公司参与了许多燃放任务,包括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北京亚太经合组织会议、杭州二十国集团峰会、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等。整个烟花产业发展迅速。因此,到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烟花总设计师蔡国强将有信心设计更多的燃放项目。特效烟花,包括"光柱"、"双人70 "和"孔雀开屏",十年前对他来说可能很难,他不敢尝试。现在他和张艺谋主任既满意又放心。一天结束时,我们的表现确实是“毫无进展”,我们完全按照计划完成了任务。

杜南:这场焰火表演与音乐、评论和光电表演的协调程度已经超出了许多观众的想象。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桂俊顺:首先,用于控制烟花燃放的编程软件现在已经非常成熟,我们可以根据导演组要求的时间准确点火。但事实上还有另一个困难,那就是在烟花点燃后,我们如何确保每一枚烟花弹都能按时在空中爆炸?最重要的是,我们精确地计算了所有的剂量,包括推进剂、炸药的剂量,甚至引信的长度,通过精确的管理和控制,我们可以确保每个工人都可以根据技术要求而无所作为。

杜南:如此大规模的排放怎么能保证不损害环境呢?

桂俊顺:这次国庆节我们燃放的所有烟花都是用环保材料制成的。播放后,释放的烟雾量将减少,烟幕消散得更快。此外,整个烟花都是用纸包装的,没有任何塑料材料。因此,即使残渣掉落,它也将作为废纸收集,并容易降解。

杜南:我可以听到,为了安全和可控,你考虑了很多方面。然而,在最终排放过程中,仍有一些难以控制的因素。例如,如果刮风,会影响烟花的燃放效果吗?

桂俊顺:当时,北京气象局与联欢活动总部之间的信息联动机制已经启动,所以我们的烟花表演团队能够了解北京的天气情况,包括风速等信息,并在联欢活动正式开始前进行了微调,以确保我们呈现的结果准确无误。

杜南:在整个焰火表演期间,你们公司一定很紧张。我什么时候可以松一口气?

桂俊顺:虽然整个聚会在10月1日21: 30顺利完成,但我们仍需要在10月2日上午6点之前从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收回藏品。事实上,从9月30日到10月2日,我们的团队有将近30小时24小时,而且真的全力以赴。我们感到很荣幸能接受这样的任务,我们必须给我们的祖国和全国人民一个满意的答案。

采访与写作:杜南记者侯静的照片由被采访者提供。

云南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