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侯卓信息门户网>社会>故事:离婚1个月查出胃癌晚期,38岁的他自杀前把遗产全留给前

故事:离婚1个月查出胃癌晚期,38岁的他自杀前把遗产全留给前

每天读一个故事应用作者:智商最高

离开医院时,唐明感到筋疲力尽而死。他坐在路边,盯着手里的医疗报告。整个人都麻木了。

唐明,男,38岁,被诊断为晚期胃癌...

唐明盯着这行醒目的小字,感到胃部隐隐作痛。他用手用力按压腹部,过了很长时间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他这个月以来遇到的第三件坏事。当两座山压在他身上时,他仍在努力挣扎。但是此刻,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自杀。

想到这里,唐明捏了捏拳头,向路中间走去,然后直躺在地上,闭着眼睛,等待死亡。

两分钟后,随着一道亮光和一声尖锐的刹车声,一个尖锐的声音传进了唐明的耳朵。

“嘿,你想死!”

唐明歪着脸,看见一个被前灯照得模糊不清的身影向他走来。男子二话没说,抓住唐明的衣领,把他拖到路边。

唐明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这才看到对方。

这是一个看起来和他年龄相仿的男人,中等身高,平头,瘦瘦的身体,看起来很脆弱。但是当我刚才拉着唐明的时候,那是相当令人兴奋的。

“你在干什么?”唐明看着那个人。

那个人睁大了眼睛,像个白痴一样看着唐明。“你问我什么?我也想问你你在干什么!晚上,你会躺在路中间睡觉吗?”

“我想自杀,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个人“呸”了一声,指着唐明的鼻子,“自杀真的不关我的事,但是如果我刚才开车经过你身边,我就要进监狱度过余生了!谁在乎你是不是自杀了!”

唐明沉默了一会儿。看到那个人气得满脸通红,他不得不说“对不起”。

那人看着唐明,然后皱起眉头说道,“道歉是不够的。你等我把车开到路边,好好讨论这件事。”

唐明一愣,另一个转身开车。临走前,他特别警告唐明不要离开。

自杀没想到会这么糟糕,唐明心里突然觉得有点恼火,不过转念一想,反正我会继续自杀一会儿,这个人爱怎么怎么怎么怎么怎么。

那人迅速移动汽车,大步走过去。他盘腿坐在唐明正对面。

“你自杀了,所以即使我的车要碾过你,你也不怕,是吗?这样,我就不用给你精神损害赔偿了。此外,你没有受伤,所以医疗费也是免费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唐明对那些阻止他自杀的人不耐烦了。

这个人也不生气。他扬起眉毛说,“但是当我看到一个人躺在路中间时,我正发疯似地开车。它吓得我突然停下来,所以我要你赔偿我,精神损害赔偿。”

唐明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这不是明显的敲诈!

然而,我想了想。不管怎样,我很快就要自杀了,而且我不能带着钱。我应该把它给谁?所以他问那个人,“你想要多少精神损害赔偿?”

那个人问,“你有多少现金?”

唐明拿出钱包,粗略地数了数,“一千多”

“好吧,那我要2000块。”

那人眨了眨眼睛,看到后者咳嗽了几次。然后他补充道:“我有学法律的亲戚。我听他说法定最低精神损害赔偿是2000英镑。至于我,我不要太多,我要2000英镑。”

唐明无言以对,伴随着另一种胃痛。他用手捂住腹部,艰难地咬紧牙关。“好吧,我先给你这一千美元现金,剩下的一千美元用我的手机转给你。”

“我没带手机。”那人简单而工整地说。

"然后你总是知道你的绑定支付软件的手机号码."唐明有些无奈。

那人想了一会儿,说:“我也不记得了。”

“你想干什么?”唐明问那个人,语气中带着一丝愠怒。

“你的钱包里应该有一张银行卡。这附近应该有自动取款机。拿出一千美元给我。”那人缓缓说道,同时看着唐明。

唐明犹豫了一下。

唐明的银行卡里有一大笔钱。他原本打算把钱转给前妻,但被拒绝了。

然而,这仍然是一大笔钱。唐明不希望这笔钱因为他的粗心而落入坏人之手。

“嗯,那很好。”唐明环顾四周,发现他没有看到他正在寻找的银行。

这时,那人说,“好吧,你开我的车,我们会找到自动取款机,然后很快取钱。到时候,我会拿钱离开。如果你想自杀,我不会介意的。”

唐明没有说话,想着,走过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只是照那个人说的做。

再说,唐明,一个大老爷,没什么好怕的。

唐明和那个男人上了公共汽车。他担心这个人的任何不良行为,所以他直接坐在客车上。为了缓解气氛,这个人唱了一首歌。

“你介意吗?”那人说。

“我不介意。我快死了。你介意什么?”唐明回答道。

“你为什么自杀?”那人启动发动机,漫不经心地问道。

看到唐明没有说话,那人补充道:“我觉得你穿得很体面,不像那种因为欠了很多债而不得不选择自杀的人。选择自杀肯定还有另一个原因。”

唐明本来不想讨论这些,但是既然他快死了,说出来有什么坏处呢?另外,他不认识这个人。有时候,对陌生人说点什么可能是一种安慰。

与亲戚朋友相比,陌生人不会盲目阻止你做某事,甚至在不了解你的情况下自杀。

唐明把医院的体检报告递给那人,“看看这个。”

这个人拿走了清单,当他看到“晚期胃癌”这个词时,他突然感到震惊,但很快就被他掩盖了。

他看着唐明,低声问道,“你没想过治疗这种疾病吗?你不考虑你自己,也不考虑你的家人。”

唐明无奈地摇摇头,然后眼角闪过一丝悲伤,“家人?我现在在哪里有家人?”

“你没有妻子和孩子吗?”

“以前有,现在有了...没有。”

那个人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前方的路。

唐明摇摇头,继续说道,“我妻子这个月早些时候和我离婚了。事实上,我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因为在那之前的几个晚上,我看到她在书房里看我们的结婚照。她的眼里充满了怀旧和叹息。她认为我是一个不合格的丈夫。”

当唐明说这些话时,他的眼神飘忽不定。

"你认为你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吗?"那人问道。

“我想我是。我几乎把我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家人身上。为了赚更多的钱,我努力工作,从不把钱花在自己的娱乐上。相反,我的前妻时不时带范晓出去玩、吃、喝。”

“范晓是谁?”

“范晓是我的儿子,但他不与我同姓。我和前妻离婚后,法院将范晓判给他母亲。”

男人似乎想到了什么,问唐明:“你,你是一个骄傲的丈夫吗?”

唐明看了一眼那个人。“没有。”但接着摇摇头,“也...算是吧。我与妻子和家人的关系有些复杂。”

那人没有继续问,只是简单地问:“这是你选择自杀的另外两个原因吗?”

唐明点点头:“是的,我在想我妻子离开了我,我儿子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即使医学奇迹发生在我身上,我还是幸运地摆脱了胃癌。但是在你的余生里,孤独又有什么意义呢?”

“胃癌,前妻和儿子,这三座山都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只有死亡才能解放我。我,我太累了。”

唐明的解释让这个人有点感动。然而,后者抑制住自己的情绪,继续问:“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你的前妻爱过你吗?”

唐明抬起头,深吸一口气,跌跌撞撞地说,“也许,也许,爱过。”

那人问唐明,“你为什么这么说?”

唐明想了一下,说道:“我从小就是孤儿,没有父母。我八岁前在孤儿院长大。当我八岁的时候,一对善良的夫妇收留了我。然后我住在他们家,给这对夫妇的父母打了电话。”

“我的养父和养母对我很好,几乎把我当成自己的儿子。但是他们家有一个女儿,她是我的前妻。她年轻时,对我来说非常专横傲慢,就像主人对仆人一样。”

“我不喜欢她,但我也不讨厌她。因为我知道,我可以有食物和衣服穿,都依靠她的父母。所以即使她有时责骂我,我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就像电视节目一样,我实际上是她的仆人。”

“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玩,然后我们在同一所学校上小学、初中和高中。她总是喜欢欺负我,但当我不理她时,她求我原谅她。她说她不能离开我。事实上,我也不想忽视她。我只是不想被她欺负。但每次我原谅她,她都说我没骨气,她瞧不起我。”

唐明讲述这些事情就像一个孩子在自言自语。而那个人聚精会神地听,没有插嘴。

“后来,我上了大学,终于摆脱了她。事实上,我早就想摆脱她,所以当我申请志愿者的时候,我悄悄地在南方的一所学校填补了第一个空缺。我很了解她。她不想去很远的地方,肯定会申请北方的学校。”

“大学四年对我来说是最无忧无虑的四年。我可以找到各种借口不回家面对我养父母的女儿。即使有时我回去,我也会选择正确的时间。毕竟,我的养父和养母对我很好。我不能忘恩负义。”

“为了养活自己,在那四年里,我做了许多兼职工作。我的养父和养母偶尔会给我一些生活费,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不想欠他们太多。每次我欠他们一个人情,我都会在他们女儿面前低下头。”

“通过这种方式,你实际上已经摆脱了它们,从此可以过自己的生活了。”那人说。

唐明看了一眼那个人,叹了口气:“我也这么想,但事情没那么简单。”

“当我大学毕业时,在南方一家公司申请简历面试时,我的前妻打电话给我,说我的养父和养母出事了。养父当场死亡,但养母仍在抢救中。”

“当时我惊呆了,甚至不在乎面试的结果。我只订了一张1000元的机票,连夜赶回家。”

“当我到达医院时,我的前妻正在急诊室门口。那天她没化妆。她的脸很憔悴,眼泪汪汪。她看起来很苦恼。”

“她说她的养父走了,她的养母还在昏迷中,已经昏迷了一天半。中间的养母醒了一次,没看见我,所以她又晕倒了。”

“我一直在安慰我的前妻,等待急诊室护士的通知。我希望我的养母能醒过来,哪怕只是一会儿。我想让她看着我,跟我说话。”

“晚上一点钟,我的前妻一整天没睡觉也没吃饭,困得在我怀里睡着了。急诊室的护士突然出来通知我,我的养母醒了。我把前妻带到长椅上,一言不发地去了急诊室。”

”养母躺在床上,苍白的嘴唇,微微眯着眼睛,看起来很虚弱。我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小声说,“妈妈,眼泪差点就出来了。"

”养母想抬手摸摸我的头,但她没有力气。我把头放在过去。养母颤抖着说:“别难过,我会死的。”。你父亲和我这次不会成功了。" "

“恐怕我的养母很难过,所以我不敢告诉她,她的养父已经去世了。她说了很多话,有些我一点也没听到。除了最后一句,她说:“你父亲和我一直在讨论你和雅辛的婚姻。不幸的是,我这辈子看不到你和雅辛的婚姻。雅辛是我前妻的名字。"

"雅辛站在急诊室门口,手里拿着门框,喊着“妈妈”,然后跪了下来。"

说完这些话,唐明感觉到一滴眼泪从眼睛里流了出来,用手直接擦了擦。

男人问:“你养父养母相继离开后,你和雅辛结婚了吗?”

“是的,在我养母离开的最后一刻,我向亚辛求婚了。我很肯定雅辛没有听到她养母的话,但她当场同意了。所以我认为她应该爱我。”唐明说道。

男人点点头说:“是的,如果一个女人根本不爱一个男人,为什么她要同意这个男人的提议?”

然而,话题转了过来,他说,“你结婚后爱你的妻子和儿子吗?”

“我爱我的儿子。”唐明毫不犹豫地说:“对我妻子来说,感情很复杂。”

“跟我说说。”

“一方面,她是我童年的玩伴,我们经常在一起,久而久之,会产生一种相互依赖的感觉。这就像朋友之间的一种依赖感。”

“另一方面,她有时很安静可爱。有时候,我会对她产生幻想,这种幻想不可能在朋友之间形成。例如,我喜欢握着她的手,看着她微笑。这有点像情人。”

“还有最后一个方面。”

唐明还没来得及说,那人就说:“最后一个方面是家庭感情。这种家庭情感不是直接的,而是与你的养父母联系在一起的。你认为你应该好好照顾他们的女儿,是吗?”

唐明没有反驳。

男人接着说,“你和雅辛的大多数婚姻和生育都是基于最后一个方面,也就是亲属关系。你认为你欠养父和养母,你甚至愿意让你的儿子取母亲的姓。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不能忘记你养母死前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不是吗?”

唐明也没有反驳。

“也就是说,你爱雅辛不是像爱丈夫一样爱他。你对雅辛的几个情人的爱已经被她的傲慢吞噬了。我说得对吗?”那人直视着唐明。

唐明想反驳,但无法反驳。

男人说,“你显然不爱你的妻子,但是你必须表现出你非常爱她,这让你的妻子很快意识到了这个线索。所以她想尽一切办法来测试你是否真的爱她。”

“你妻子的个性很傲慢,这一点你从小就没有对她感冒过。为了考验你,她变得更加傲慢,欺负和轻视你小时候。你一次又一次地忍受着,直到你喝醉了,告诉你的养母她离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她终于明白你并不真正爱她。”

“从那以后,你妻子经常和你吵架。你儿子范晓也卷入了你的争吵。范晓从小就和他母亲关系密切,所以你成了他心中摧毁家庭的大坏蛋。他讨厌你,所以当法庭问范晓他和谁在一起时,他坚决选择了他的母亲。”

“你认为压倒你的是癌症,但真正压倒你的是你对前妻的虚假爱!此外,申请离婚的不应该是你的前妻。”

唐明此时有些木讷,目光呆滞地看着那个人:“你怎么,你怎么知道?”

“不难猜测,你妻子这么爱你,不可能主动要求离婚。她害怕失去你,害怕失去你的爱。”男人平静地说。

唐明低下头,就像一个漏球,“但是我,我一直爱着他们,不管是以什么身份。”

这个人在附近又转了一圈,但没有看到银行,所以他不得不再次把车停在路边。

"下车,找个地方坐一会儿。"

唐明震惊了。“为什么,你不想再要一千美元吗?”

“我一直找不到取款的地方。这似乎是天意,所以我不接受。”男人说,走到路边的草坪坐下,“你想听我的故事吗?”

“你的故事?”唐明下了车。

“是的。”(书名:垂死的人,作者:智商最高。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吉林快3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投注 重庆幸运农场下注 广西快乐十分 500万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