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侯卓信息门户网>综合>长眠他乡近70年 九江烈士后人不远千里祭亲人

长眠他乡近70年 九江烈士后人不远千里祭亲人

九江新闻网新闻连续青山埋忠骨,烈士热血闪耀多年。

9月30日,烈士节。在绿色山脉绵延的贵州省凯里市司夏镇烈士陵园,12座烈士陵园静静地矗立在山前的山谷中。庄严肃穆。来自江西省彭泽县杨子镇黄桥村杨山集团的杨传喜一行走了数千英里,蹲在一块墓碑前,仔细看了看,用手仔细擦了擦墓碑上的字:“永春杨烈士墓”、“江西省彭泽县杨子镇”...“我们已经找了你将近70年了,这太难了!第二个爸爸——“一声长啸划破群山,跨越数千英里,跨越70年的时间和空间,呼喊着埋藏在他们心中70年的亲人的思想,也揭示了革命烈士杨永春为新中国解放而牺牲的悲惨故事。

年轻有为,秘密从事地下工作

杨永春,原名杨婷妤,1926年冬出生于彭泽县杨子镇黄桥村。因为家庭条件仍然很好,他从小就在私立学校学习,并在学习中接受了许多进步的思想。有一次,杨永春被国民党抓为“壮汉”。当他在彭泽县当勤务兵时,他悄悄地逃走了。后来,他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安徽、河南等地的战斗。为了解放长江以南地区,奠定良好的群众基础,他被组织任命回国。自1946年起,他以陈范伟先生的名义在彭泽县杨子镇林波村学习,并秘密从事地下工作。

1948年底,陈范伟的女儿陈友弟偶然在她丈夫的办公室(当时是彭泽县国民党防暴队队长)的共产党暗杀名单上发现了杨永春的名字,并告诉他:“杨永春是我父亲的好学生,不能被杀。我父亲不会同意,我也不会同意!”后来,经过多方努力,杨永春的生命得救了。新中国成立后,杨永春还专程写信给陈老师范伟,感谢他们救了他的命。

身份已经暴露,这个地方不能留下。1949年初,杨永春搬到扬子镇清丰村,以学习的名义继续在地下工作。1949年4月,杨永春和许多有志青年来到彭泽县,热烈欢迎解放军渡江,参加解放彭泽的战斗。这时,他已经正式从地下工作转移到地面工作。

南方镇压土匪,被杀,烈士忠诚的骨头被流放埋葬

彭泽解放后从事各种建设,但当时西南仍有大量国民党残余势力和地方土匪。1949年6月,经组织任命,在彭泽县第一任县长孙越东的领导下,杨永春被调任接管干部西支队第一旅第11中队,彭泽县30名青年参军,在贵州西部抗击土匪。当时,杨永春是班上的班长。

上饶训练之初,在去贵州的路上,彭泽县龙城镇陈子村有一个叫张荀攸的士兵。对于这个比自己小4岁的新战士,杨永春一路上表现得非常小心。在整个谈话过程中,张荀攸得知班长想念他待在家里生孩子的妻子。一次,当军队行军到洞庭湖时,张荀攸突然遭受了严重的腹痛。杨永春向上级请假后,立即带着张荀攸,一路小跑,找到了第二野战军的医疗队,把他留在那里接受治疗。杨永春继续跟随部队前往贵州。我不知道,这次告别是告别。

长征结束后,部队到达贵州省麻江县。麻江解放后,1949年11月14日,他被分配到麻江县伍佰乡任乡长。1950年3月,他被调到麻江县大众乡主持乡长的工作。他负责接管、建立政府、收集粮食和镇压土匪。当时,麻江司夏镇的土匪正在横行。杨永春率领部队英勇战斗,一次又一次击退了土匪的进攻。因此,强盗们对他咬牙切齿。

1950年4月16日,杨永春在麻江县伍佰乡开会时,听说土匪要袭击司夏镇,立即带领护卫队前往护卫队。然而,这是土匪精心策划后故意散布的虚假消息。当杨永春一行经过司夏和平村翁南河时,遇到了大批埋伏的土匪。经过几次顽强的战斗,他所有的同志都死了,因为他寡不敌众。杨永春被土匪残忍杀害,并光荣牺牲。后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激流中扫除了当地的土匪。

永春杨烈士遗体葬在麻江县司夏镇龙昌坳。当地政府于1954年6月25日竖立了一块墓碑作为纪念。2014年,司夏镇从麻江县迁至凯里市。

当时,杨永春的家人也收到了从贵州转来的革命烈士证书。直到那时,家人才知道杨永春光荣地去世了。也就是说,1950年,杨永春的妻子张某在分娩时死亡。后来,在土地改革期间,这个家庭被分成地主。张无法分割土地,曾经被击中。后来,他得知丈夫已经去世,被迫再婚。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虽然杨永春的家人一直想去贵州表达他们的敬意,但他们却饱受未知的墓址、漫长的旅途和几十年来心中的遗憾。

同志们已经逃亡好几次了,寻找烈士的后代。

2019年9月4日,彭泽县退伍军人事务局接待了一位特邀嘉宾。他是张荀攸,贵州省龙里县退休干部。

原来,当张荀攸稍微好一点的时候,他按照组织安排去了贵州,参加了隆利县的地方武装工作。在一次会议上,他得知杨永春的班长去世了,心里非常难过。你知道,张荀攸记得救他一命的仁慈,那是令人难忘的。在他心里,他有太多的东西要放弃,为杨永春感到遗憾。杨永春是一名村民、班长和救助者。每到清明节,他都会去做礼拜。他还承诺无论如何都要找到班长的后代。后来,张荀攸在贵州成家生子。他先后担任龙里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公安局副局长和政法委副书记。他从未忘记寻找烈士后代的愿望。

1992年,退休的张荀攸第一次回到家乡彭泽,成立了彭泽县民政局。由于当时交通不便,信息不佳,不可能如预期的那样找到未来几代班长。近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的思乡情绪越来越强烈。这四个孩子都在贵州工作和生活,他们的妻子身体不太好,不能来。2018年4月,张荀攸来到家乡彭泽,赡养侄子。回到家乡后,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班长杨永春烈士的后代。

后代从他们的家乡带走了数千英里的土地、水和酒来表达他们的敬意。

在全国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张荀攸再次走进彭泽县退伍军人事务局,表达了他的愿望。该局对此高度重视,积极与相关部门联系,查找文件和相关资料,并在微信工作组发布新闻。杨紫镇随后将消息发送给镇和村工作组。很快,他收到了黄桥村干部的回复:他的村子里就有这样的人。通过这种方式,张荀攸终于把几十年来一直在寻找的烈士的后代联系起来。

2019年9月4日,县退伍军人事务局为双方组织了一次会议。张老蔡得知班长烈士杨永春的妻女后,立即感到无限的情感和遗憾。虽然有遗憾,但我还是很兴奋地看到烈士杨永春的后代在附近。然后我专程去永春阳的家乡黄桥村参观杨山集团。

2019年9月30日,经过几次辗转,永春杨烈士的三个侄子,包括杨传喜、杨国保和杨郭川,以及他们家乡的土壤、水和酒,从彭泽到贵州进行了一次特殊的旅行。在张荀攸的老孩子们的帮助下,他们终于在凯里市司夏镇烈士陵园找到了永春阳烈士墓。当时,当地政府正在组织中小学生和群众向革命烈士致敬。

离开家乡的年轻人现在忠诚并被埋葬在其他地方。现在中国如你所愿:人民幸福,祖国富强!

(旬阳晚报记者鲍华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