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侯卓信息门户网>娱乐>传统戏曲需要“不安分”

传统戏曲需要“不安分”

作者:牛春梅

昨天,一只“大蝴蝶”在西湖的富宝山脚下起飞了。浙江小百花悦剧院集团建设十多年的小百花悦剧院终于正式开业。事实上,一个剧团有一个剧院是合理的,但是从小花提供的信息来看,他们并不那么“自在”。

虽然以“小花”命名,但除了歌剧之外,还会有电子音乐、前卫戏剧、音乐现场和艺术电影的表演,为城市公共文化创造一个创作空间。歌剧在过去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保守和传统的。谁会想到他们的剧院还为电子音乐、前卫戏剧和艺术电影留下了空间。

事实上,这种“不安”被放在毛泽东陶伟身上是正常的,他以前是百花小剧团的团长,现在是剧院经营者百越文化的主席。她的同龄人称她为“真正的改革家”,褒贬不一。她是向昆曲学习的“张生”,是在舞台上大胆剃光头的“孔乙己”。作为一名女演员,她敢于大胆创新。作为百花小剧团的团长,她致力于推动“越剧城市化”,并习惯于在争议中坚定前行。也许正是过去几十年不间断的起伏让小花成长为最具活力的剧团,也让毛陶伟从演员变成了艺术家和改革家。

毛泽东陶伟曾经提到他的改革,因为时代变了,戏剧的生存环境变了,越剧消费的主体也变了。在这种背景下,越剧当然需要重新定位,不能局限于爱情这样一个狭窄的主题领域,还需要注入人文关怀

如果中国歌剧要继续保持其传统的辉煌,它最需要的是像毛泽东陶伟这样心胸开阔、眼光长远的从业者。幸运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传统戏曲演员正在扮演这样的角色。最近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的王佩瑜和石弘毅也有这样的认识,并正在探索传统戏曲发展的新空间。

“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喜欢京剧,另一种不知道自己喜欢京剧。”王佩瑜的金句不知道他为京剧吸收了多少粉末。与许多京剧演员不同,王佩瑜不仅致力于研究歌唱和人物,而且运用她的影响力来推广京剧。石弘毅经常挑战传统梨园的规则。她以梅派的身份挑战程派的经典。她在京剧舞台上表演巴黎圣母院,并分两部分扮演新龙门客栈。

如果说这些演员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是他们都陷入了争议的漩涡,因为他们没有“安定下来”,但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为追求这一点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对于今天的传统戏曲来说,过度的宁静实际上意味着失去活力和“不安分”的可能发展。让我们与另外十几个这种“不安分”的因素作斗争。(牛春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