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侯卓信息门户网>财经>政研院|秦朔:面对商业力量反噬,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政研院|秦朔:面对商业力量反噬,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近日,经济观察网记者程海瑞在网上引发了关于关闭韦伯英语线下商店、校园员工拖欠工资以及大量学生退款谈判的热议。

除了关注事件本身,“韦伯英语”在现代商业社会并不少见。由于所谓的经济原因,那些所谓的大公司往往无法保护其雇员的基本权益。然而,这些公司的领导人和他们的承诺之间也有明显的差距。

从事件本身来看,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的创始人秦朔对此有更深的定义,他称之为商业力量的反弹。10月16日,在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年会上,秦朔对此事件发表评论,称商业社会的逻辑是适者生存,反侵略现象将随着商业力量的增长而永远存在。换句话说,这就像人类的本性,在那里他会一直互相争斗。"

什么是自噬?

商业力量的反应是什么?

例如,秦朔认为,“十一五”前电子商务领域的“二对一”战争是商业社会的一种反攻击现象。

事实上,在“二分之一”政策下,电子商务平台和客户之间的博弈年复一年地掀起了波澜。秦朔认为,电子商务平台通常通过打破垄断和降低中间费用来获得社会价值的认可。然而,当它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它迫使企业在两个平台之间做出选择,并发表“二选一”的演讲。可以看出,当一个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强大时,它会成长为它一开始“讨厌”的东西,或者越来越接近这个形象。

事实上,对商业权力的反击存在于所有的商业形式中。随着企业越来越强大,独角兽企业越来越多,企业经常违反与社会的隐性契约,疏远它们,对社会造成危害。独角兽企业也可能成长为“野生动物”。

所谓隐性契约可以理解为:在商业社会中,劳动者帮助资本或与资本结合为人类创造价值。现代资本主义之后,资本更多地分享这一价值。

秦朔说,如果一个企业不能对其工人负责,它将违反其与社会的隐性契约,也不会为人类创造价值。总的来说,商业力量促进人类福祉具有积极的作用。对中国来说,商业力量正在逐渐增强,但它们能为商业文明的进步和社会福利的提高做出更大的贡献吗?形势不一定乐观。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心?秦朔认为,正如人性与贪婪和良心斗争一样,企业的良心是基于企业对自身社会价值的反思。如果一个企业一方面进行高排放生产,另一方面捐赠环保公益项目,这是对社会价值观的被动回应。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和西方国家对传统资本主义商业模式的反思越来越多。在这种背景下,面对韦伯英语的不断曝光,我们需要反思的是:中国商业力量的反击是否越来越强?

应该如何避免自噬?

为了避免商业反弹,如何促使企业反思自己?

目前,中国a股有3000多家上市公司,其中不到三分之一的公司实际发表了社会责任报告。即使是这些较为完善的上市公司形式,社会责任意识仍有提高的空间。企业需要按照可持续发展的原则规范自己的行为,将社会责任意识落实到自己的意识形态中。

在商业权力中,企业对社会价值的反思可以通过不断完善机制来抑制。秦朔告诉经济观察网,“在商业文明中,应该有做某事的自由,也应该有什么都不做的克制。”这种限制,包括法律限制,通过在公司法中设定不同的规定和细则来界定企业的社会责任,并通过国际契约来界定企业在世界上的角色。

从实际角度来看,中国有很多三角债务问题,大公司会随意拖欠供应商的供应。房地产开发商长期拖欠建筑公司建设资金,导致中小企业资金短缺。电子商务平台发布“二分之一”的评论,带有强烈的欺凌...

在回答这些问题时,秦朔告诉经济观察网,企业必须首先有平等意识,在商业文明面前平等,无论规模大小。

显然,平等意识不能仅仅通过呼吁来唤起。大商店欺骗顾客的现象由来已久。当商业力量发起攻击时,有必要建立相应的约束机制,使企业不仅对股东负责,而且对雇员、社区、供应商、投资者、经销商和其他广泛的利益攸关方负责。

事实上,从全球角度来看,通过投资领域的约束机制,企业内省的效果可能会更加明显。近年来,社会责任和绿色金融指标体系不断涌现。许多长期资本遵循避免伤害的原则,不投资于这些指标体系之外的企业。因此,对于体制外的企业来说,他们不仅会受到政府和社会的惩罚,还会被银行和投资者疏远,甚至最终被资本市场所唾弃,这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企业反思社会价值的主观能动性。

这些运用市场规则的手段可能是超越监管的有效力量。它能有效地促进企业与外部利益相关者的相处,成为社会中健康的商业力量。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创”,作者《经济观察报》访问了元本,向[5bi1i3q8]查询授权信息。

上海时时乐 台湾宾果投注 贵州快3 中国一分彩